欢迎访问 李永展/地方创生,是「乡愁」还是「乡痛」?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实时新闻 > 正文

李永展/地方创生,是「乡愁」还是「乡痛」?

时间: 2019-07-11 14:38:05 | 来源: 新浪财经 | 阅读:

李永展/地方创生,是「乡愁」还是「乡痛」? 贡寮街有机书店。 图/取自贡寮街有机书店

贡寮街有机书店。 图/取自贡寮街有机书店

行政院将2019年定为「地方创生元年」,并在全台各地大张旗鼓推动。近半年来,各界对地方创生的论述与实践也持续发酵。

为落实地方创生,行政院核定的「地方创生国家战略计画」规划了五支箭,其中第一支箭是「企业投资故乡」,旨在补强社区营造及农村再生「人、地、产」中相对欠缺的产业面,鼓励企业基于故乡情感,善尽企业社会责任,认养地方创生事业,协助地方产业兴起。

在高龄少子及城乡失衡的当下,地方创生的确重要,因此如何透过「留乡、返乡、移乡」的人口移入,推动「创意、创新、创业」的创生,以达到2022年地方人口移入等于移出、2030年地方人口回流、最后实践「促进岛内移民,达成『均衡台湾』」的地方创生目标,便是大家必须反思的。但如果没有清楚梳理地方创生意涵,地方创生会不会成为外漂人口回不去的「乡愁」(nostalgia),而返乡筑巢的人的「乡痛」(solastalgia)?

虽然回家,却不在家

大家都有深刻经验,一旦离乡背井求学或就业,常常会挂念着家乡的林林总总,这时心中浮起的是一股淡淡的「身处异乡的乡愁」。乡愁通常是指人们对家乡故土或依恋客体怀有爱意及渴望,因而觉得痛苦或抑郁。而2003年,澳洲环境哲学家Glenn Albrecht提出了solastalgia这个新词彚,则是指「身处家乡的乡愁」或「乡痛」——由于家乡故土的环境生态变迁、社经结构遽变,或文史传承中断,以至于人们虽然身处家乡,却觉得与家乡的链结断裂了。

对离乡背井的游子,或许还能从对家乡故土思念的乡愁中获得一丝慰藉。但如果游子返乡,却发现家乡已非昔日故土,成了无法辨识的「不具地方感的地方」(placeless place),自己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,就可能产生属于「心土病」(psychoterratic disease)的「乡痛」。

某种程度上来说,乡愁可能是暂时的,也具有心理疗效,因为内心深处有个声音一直告诉自己,总有一天能回得去。但一旦回去了,却产生「乡痛」,则其丧失感可能是永恆的——你站在原生土地,看着一切都变了,那寻回的希望或心理疗效也随之破灭。就此而言,如火如荼的地方创生,如果引动人们回到故乡,究竟这些人是消弭了乡愁?还是增添了乡痛?

地方创生计划开发的台南官田菱壳炭。 图/取自官田乌金官网
地方创生计划开发的台南官田菱壳炭。 图/取自官田乌金官网

地方创生计划开发的台南官田菱壳炭。 图/取自官田乌金官网
地方创生计划开发的台南官田菱壳炭。 图/取自官田乌金官网

地方创生的三种提案方式

近半年来,笔者有机会接触全台各地推动地方创生的案例,有些机制必须釐清,才有助于不同利害关係人透过异业结盟,提出「接地气」的创生计画及事业提案,发挥综效,以成就地方创生的美意,重新找回家乡或新故乡的「地方感」(sense of place)。

国家战略计画明确指出,地方创生事业提案方式依地方发展状况,如果是以乡镇市区为单元,採由下而上的形成与推动提案;如果是跨乡镇市区範围,则採由上而下之政策引导方式。而提案作业流程採二阶段,第一阶段的「寻找DNA、凝聚共识、形成愿景」由乡镇市区公所主导,一旦规划完成后,到第二阶段的「形成提案阶段」,产官学研社等利害关係人便扮演着参与、协助、媒合的角色。

从各县市推动地方创生的实战经验,除了公所主动积极提案外(官),还可归纳出三种类型的提案方式:在地企业主导型(产)、在地社群主导型(社)、学术研究团队主导型(学研)。

  1. 在地企业主导型:通常是由地方经营多年的企业体率先响应,由于对故乡(或新故乡)的深厚情感,积极投入地方创生计画,期望以企业体经营理念结合在地社区力量,为地方永续发展建立基石。

  2. 在地社群主导型:则是由社区团体或民间组织协助彙整,透过社群/社区力量,从不同面向找出地方DNA,例如农产食品加工、在地工艺产业、长照医疗保障、教育文化推广、长者智慧学院等面向的梳理。更有意义的是,在地社群组织可协助公所成立「地方创生推动办公室」,除了延续地方创生民间力量,持续推动地方创生事务,更扮演地方媒合平台,协助公所提出接地气的地方创生计画及事业提案。

  3. 学术研究团队主导型:是由学术研究单位结合在地居民、社群组织及大学社会责任团队,协助公所提出地方创生事业计画。

在清楚勾勒地方DNA后,由地方首长带领,与产官学研社等利害关係人交流沟通,逐步形成共识愿景及团队媒合。指认出地方人口结构及产业类型外,由学术研究单位协助整合不同利害关係人(地方头人、地方企业、地方社群等),并与公部门利害关係人(公所、县市政府及中央部会)共同商讨地方创生计画内容。

共识愿景形成后,公所彙整相关创生事业构想,有硬体及软体的需求,包括资讯平台建构、交通串连计画、循环经济农业、社区长照体系及部落创生事业构想等。胪列出事业构想后,公所应彙整这些创生事业需政府协助的事项,例如确认是否符合国土计画内涵、盘点环境生态资源、协调地方行政部门配合、辅导土地使用及建筑执照合法化、整合社区产业及地方企业、协助社区合作社或社会企业设立等。

一个好的地方创生事业企划,应该包括这些内容

地方创生事业构想可整合出合宜的KPI(例如青壮人口回流数量、长照医疗产业就业人员数量、培育各类青年人才数量等),然后依据这些KPI,提出创生事业构想及协助媒合的需求。例如,某个地方创生事业提案,需要适当空间设立部落酒厂,那幺提案内容至少应该包括:确认土地权属及用地别、确认使用权、空间整(修)建费、酒厂设置费、中央厨房设置费、酿酒设备与场地、专职人员费及未来营运方式等。

原乡部落可能有各式各样的传统酒,透过分析传统酒的风味来源,确认各种酒精度的发酵製成,然后结合转作杂粮的特色啤酒或日常生活饮食的甜酒酿等,最后以酿酒为核心,带动部落周边稻作的契作与杂粮的转作。易言之,酒厂经营不仅提供部落全新的就业机会,更延伸出複合式旅游业及服务业。

要落实此类创生事业计画,公所可邀请酒麴技术开发与酒厂筹备的民间团体及社群组织协助;至于酒厂用地的取得则可以有不同取径:假设是利用部落既有土地,而酒厂设置也符合法规允许的土地使用类别,则实施者可与土地所有权人洽商合作开发事宜。如果此方案不可行,应寻找合宜的替代方案,然后依相关法令规定(例如财政部「农民或原住民製酒管理办法」或农委会「农村酒庄辅导作业要点」等),协调土地使用变更的合法程序。

最后,要落实产业社区化并创造在地企业投资,未来营运方式可成立社区合作社、社会企业,或实业股份有限公司,採取股份募集,让社区居民自由入股或由国发基金投资建设经费。

上述内容说明,地方创生事业计画如果只是便宜形式或抄袭複製,也不了解创生重点,更忽略社区文史特色及空间纹理,那幺即便获得补助,终究无法让有心的企业体落地生根/深耕。这就是「乡愁」与「乡痛」的分界——如果有落地生根的周延计画,经过由下而上的社区参与、不同专业/企业体的协助,势必能产出「接地气」的社区产业或企业体,才能实践地方创生的真意,进而成为吸引人口回流或移乡的最佳诠释。

图为前行政院长赖清德(右三)2017年出席地方创生计画成果展。 图/联合报系资料...
图为前行政院长赖清德(右三)2017年出席地方创生计画成果展。 图/联合报系资料照

「官」在地方创生中扮演的角色

不管是哪种类型,乡镇公所在推动地方创生时的重要性是无庸置疑的。但我们也必须深切反思,台湾368个乡镇市区公所的能力建构,是否足以承担此重责大任?地方政府不仅公务庞杂,人手往往不足,因此在推动地方创生时,公所人员及地方首长的培力便迫在眉睫。这时,国家战略计画所指称的利害关係人「学、研、社」便可扮演重要的推手。

在地学校(尤其是大专院校)或学术研究机构,可协助公所盘点地方DNA,透过相关计画(例如学校本位课程、大学社会责任或科技部计画等)、特色课程、研究主题或社团活动,协助公所培力,一方面传递国家战略计画的意涵,一方面发挥整合能力。

在地社群的社区组织或民间团体也可协助整理地方DNA,透过在地组织梳理地方文史涵构及空间纹理,惟有建构具「真实性」的社区产业/地方企业,才不会成为抄袭的文史地景或不具地方感的地方。

另一方面,根据地方创生国家战略计画,县市政府主要任务在研拟跨乡镇市区的地方创生计画,协助创生事业提案媒合地方资源,以及成立地方创生专户。因此针对希望提出跨域发展的公所,县市政府便应主动积极协助。如果乡镇市区公所不积极,但企业体或在地社群希望积极推动地方创生,县市政府也可利用跨乡镇市区的地方创生计画手法将公所纳入,如此便能透过多元管道落实地方创生的愿景目标。

我们要的未来,会不会来?

虽然在一个地方长期居住,能够加强对该地的地方认同,但在一个后现代、多族群、多元文化的当代社会中,城乡空间的创新设计也可有效促使人们产生地方认同感。所以,地方创生的「留乡、返乡、移乡」便强调:不管是否是本地出生的居民,只要认同地方,只要对地方有感情,便能产生认同感,「他乡日久变故乡」。因此,地方认同感的塑造是地方创生重要的一环。推动地方创生时应包容更多元的不同族群,并鼓励各种利害关係人共同参与。

地方创生同时包含了当代时间与空间的焦虑,但诚如法国社会学家傅柯所言:「我们时代的焦虑与空间有着根本的关係,比之与时间的关係更甚。」二战以来,台湾因为人口结构转变及产业结构调整,造成当前城乡严重失衡的窘境。在人口红利不再、经济发展迟缓的当下,如何有效整合产官学研社的各方力量,精準回应人口减少及发展失衡的台湾现况,才能让「我们要的未来」真的会来,也才能让地方创生不会成为回不去的人的乡愁,回去的人的乡痛!

(本文授权转载自「独立评论@天下」。)

花莲县丰滨乡新社村复兴部落社区产业贩售中心。 图/作者提供
花莲县丰滨乡新社村复兴部落社区产业贩售中心。 图/作者提供

|延伸阅读|

  • 「剩女」一词,就是恶意和歧视
  • 我们与恶的抗争,就是自由与极权的斗争
  • 台泥闪过环评,全靠经济部撑腰?矿业改革的空头支票
  • 严防一个中国的魔爪:为何你该反对香港逃犯条例修法?
  • 沿着中山北路的日子是好日子:台北城内的「菲律宾特区」

 


 

※更多精彩报导,详见《独立评论》网站。
※本文由天下杂誌授权报导,未经同意禁止转载。

新闻标题: 李永展/地方创生,是「乡愁」还是「乡痛」?
新闻标签: 循环(1)
Top